唐代苏州“网红景点”打卡地图(中篇)
2020-08-06 13:53:38

本文原发吴中博物馆微信公众号,作者张雨萌,经授权转载。

如果把唐人的诗文吟咏、流传与唱和,当作微博与朋友圈,那么唐代苏州的网红景点有哪些,时人又喜欢在哪里打卡呢?

《唐代苏州的网红景点打卡地图(上篇)》中,我们回顾了唐代苏州景点网红程度排名前三的景点,我们将在本文继续探索唐代苏州的其他网红景点。

    《姑苏繁华图》中的阊门

No.4 阊门

景点性质:历史文化+当代城建

网红指数:★★★  打卡指数:★★★★

阊门是姑苏古城的西门,是姑苏最繁华的地方,东汉赵晔《吴越春秋》记载:“立阊门者,以象天门,通阊阖风也。”将阊门与天门相关联。伍子胥伐楚从此门出,从此门凯旋,也使得此门有了历史底蕴。

因为阊门的历史文化属性,韦应物、白居易等人皆有怀古之作。比如这一首韦应物的《阊门怀古》:

“独鸟下高树,遥知吴苑园。凄凉千古事,日暮倚阊门。”

不过,阊门之所以被打卡频繁,更多的缘由是阊门有很重要的地理位置(为苏州城城门),很容易路过,也成为离开或进入苏州城的代表。因此,唐人诗作中不得不常常提及阊门,比如当刘禹锡离开苏州城时,用的是“流水阊门外,秋风吹柳条。从来送客处,今日自魂销。”(刘禹锡《别苏州二首(其二)》);形容白居易离开苏州城时,就用了“太守驻行舟,阊门草萋萋。”(刘禹锡《白太守行》)这样的景象。登楼后还能看到苏州城的景色;张籍送弟弟去苏州时,便使用了“杨柳阊门路”(《送从弟戴玄往苏州》)的说法。

因此,离开,或是进入苏州,唐人都免不了要路过阊门、提及阊门,阊门也就成为了打卡指数很高的景点。李商隐称“茂苑城如画,阊门瓦欲流”(《陈后宫》)李绅则称“烟水吴都郭,阊门架碧流”(《过吴门二十四韵》),都是将阊门与苏州城或是城郭并列。

张继进入苏州城时,也写下《阊门即事》。张继登上阊门,俯瞰苏州城,将附近景色收于眼底:

“耕夫召募逐楼船,春草青青万顷田。试上吴门窥郡郭,清明几处有新烟。”

从张继这首《阊门即事》看,登楼后俯瞰的景色也非常美好,也难怪阊门可以成为唐代苏州的标志性景点之一。

    (明)陆治《支硎山图页》,故宫博物院藏


No.5 支硎山(报恩寺)

景点性质:自然+历史文化景点

网红指数:★★★  打卡指数:★★★

报恩寺,又名支硎寺,位于支硎山。据唐《吴地记》记载,晋代高僧支道林(号支硎)曾在此山隐居:“支硎山在吴县西十五里。晋支遁,字道林,尝隐于此山,……山中有寺,号曰报恩。”。这个报恩寺与现在的北塔报恩寺不是同一个,北塔报恩寺在开元时改名为“开元寺”,所以现在唐人所写的报恩寺大多是指支硎山的报恩寺。

支硎山作为支道林的隐居处,便有了高僧的光环加持。唐代文人骚客也都想去感受一下故地。加上支硎寺的知名度在唐代颇高,刘禹锡甚至称“云外支硎寺,名声敌虎丘”(《题报恩寺》);李绅也将武丘寺与报恩寺并列(《苏州不住遥望武丘报恩两寺》)。因此,报恩寺及支硎山是唐代相当闻名的网红景点,刘长卿、皎然、李绅、刘禹锡等人都曾来此打卡。

刘长卿诗《陪元侍御游支硎山寺》起首便点明支道林与此地的渊源:“支公去已久,寂寞龙华会。”他随后的描绘引向支硎山的幽静安详,仿佛自己就隐居其中:“留连南台客,想像西方内。因逐溪水还,观心两无碍。”。因为此地足够清心寡欲,唐人看多了这里的景色,甚至会感到惭愧:“官备散寮身却累,往来惭谢二莲宫。”(李绅《苏州不住遥望武丘报恩两寺》)。唐代文士向往隐居、有寄情山水的愿望,这处高僧隐居处亦引发了他们追访打卡的热情。

因此,此山、此寺也就跻身进唐代网红热门打卡景点的前五。

    (晋)王献之楷书《洛神赋十三行》玉版本刻石,首都博物馆藏


No.6 辟疆园

景点性质:前代私家园林

网红指数:★★★★  打卡指数:★★

辟疆园,是东晋人顾辟疆所建的私家园林,唐时仍有保存,但今已不存。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即有王献之游辟疆园、并与园林主人闹不愉快的轶事记载:王献之经过吴郡的时候,听说了辟疆园的名号,便不打招呼地径直前来——这就算了,他还在院子里指指点点、表达好恶,惹得园主顾辟疆大怒,驱逐了王献之的仆人,还教训了一下王献之。这段轶事的主人公非常著名,亦导致此事流传甚广。

唐人追到此处打卡,一则是因为这个园子确实美貌尚存,二则是辟疆园和这个故事实在有名。北宋朱长文的《吴郡图经续记》还有关于辟疆园和顾况的一段趣事:唐代大文士顾况曾借居此园,当时的吴郡郡守以为顾况是辟疆园顾氏园主的后人,还称“池塘复裔孙”,稍微惹出了一点笑话。

    (宋)朱长文撰吴郡图经续记


今人虽然无法看到园子的样貌,但在唐时,这个园子的知名度很高。不仅顾况曾借居辟疆园,李白、陆羽、皮日休、陆龟蒙等人也都盛赞此园。相关诗文将辟疆园描述得十分幽静,引人入胜。李白称“柳深陶令宅,竹暗辟疆园”(《留别龚处士》),暗示园中翠竹茂盛;陆羽的残句描述这个园子“辟疆旧林间,怪石纷相向”,可知园内有很多石头,兴许是太湖石;当顾况借住于此,郡守作诗相赠时,亦言园内多竹树。

不过,到晚唐皮陆之时,这个园子似乎有些破败了——“草色与行人,谁能问遗迹。”(陆龟蒙《奉和袭美二游诗》)。还有一种说法是,此时的任晦园疑似为辟疆园原址(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范成大《吴郡志》),即辟疆园已经被改造。皮日休和陆龟蒙在对任晦园进行叹赏时,称可从任晦园看出辟疆园曾经的“清景”。皮日休还形容其中的景致是“入门约百步,古木声霎霎。广槛小山欹,斜廊怪石夹。”(《二游诗》)。如果任晦园确实是由辟疆园修葺而来,皮日休的形容或可体现原园的景致。

无论如何,唐前中期时所存的辟疆园风景犹存,足以让时人在其中流连,唐后期,此园或被修葺改造,或被荒废,但知名度不减,仍是名园的范本。

唐朝苏州网红打卡地(上篇)

校对 徐珩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