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两儿一孙被杀后老人追凶12年,庭审时放弃赔偿希望严惩凶手
2020-08-03 20:28:08

2020年7月29日,河南“两儿一孙”被枪杀案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人民法院第七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未当庭宣判。13年前的2007年2月24日,在河南泌阳县铜山乡,因为承包地跟人发生纠纷,常桂香老人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在现场被对方持猎枪打死。主犯马某付在枪杀3人后,潜逃至东莞,偷用“李吉新”的身份证隐匿。直到2019年9月13日,马某付被河南省泌阳县公安局民警在东莞市一出租房内抓获。

7月31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当时目击枪击案的高家亲属及其代理律师周兆成,了解到“两儿一孙”遇害后,常桂香老人为追查逃匿的主犯马某付,从65岁起开始四处奔波,寻找查凶,前后12年,历经人间苦难,终见主犯落网。如今白发苍苍的老人,拿着儿孙的照片痛哭流涕,并决定放弃民事赔偿,要求严惩凶犯。

案情回顾:承包地纠纷引起枪杀案

“两儿一孙”中枪身亡

紫牛新闻记者从中国法律裁判文书网查询得知,2007年2月24日,在河南泌阳县铜山乡的一处山地上,高家两男一女带着两个孩子在栽树时,跟骑摩托车赶到现场的马家5人发生纠纷,并引发惨案。

当地泌阳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显示,当天上午10时许,马某付、马某谦、马某贵、闫某政、李某忠携带铁锹,其中马某谦携带一支单管发民用猎枪赶到现场。双方在小缸窑东岭相遇,并发生斗殴。在此过程中,马某付从马某谦手中夺过猎枪,朝天鸣放一枪后,分别向高某录、高某、高某立各打一枪。致高某立当场死亡,高某录、高某在送往医院途中抢救无效死亡。高家死亡的3人分别是常桂香的二儿子和四儿子及孙子高某,而在现场的高某弟弟高森及其母亲,在此案中幸免被害。

案发后,除了开枪的马某付外逃外,其余涉案人员或自动投案,或被警方抓获。警方缴获行凶使用的单管猎枪一支、尚未用完的猎枪子弹四发(该猎枪是单管猎枪,枪号949869,系2003年为该县狩猎区部分群众统一配发的防兽枪支)。

而相关的裁判文书显示:2011年5月,泌阳县人民检察院以聚众斗殴罪起诉马某贵、闫某政、李某忠。同年9月20日,泌阳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某贵12年徒刑、闫某政11年徒刑、李某忠11年徒刑,赔偿被害人家属30余万元。

2013年1月7日,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马某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对其限制减刑。同年9月24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维持原判。

案发后,泌阳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追捕工作,但头号犯罪嫌疑人马某付一直潜逃,多年来追捕未果。据介绍,追捕民警共奔赴全国二十多个省份对马某付开展追捕工作。2019年9月13日,泌阳县公安局民警在东莞市大岭山镇租住房屋内,将主犯马某付抓获。

幸存高家亲属回忆

当年被脚踩在地上,头被枪顶着

从现场侥幸逃生的高森向紫牛新闻记者回忆,案件发生时,他在现场,时隔十多年了,想起当年的场景还瑟瑟发抖。“那年我还不到17岁,对方开枪分别打了我的亲哥哥、二叔和四叔,我看到后吓蒙了,就往我妈跟前跑,抱着她的腿,结果马某付追过来用脚踩着我的头,还用枪指着。幸好我姑父说了几句,他们才没开枪,几个人就骑着摩托车跑了。”

“我姑父赶过来了,他对马某付说,‘你把我们全打死算了。’马某付就拿着枪走了。”高森对记者说,马某付态度很张狂。

案件发生后其他4名从犯被抓又被取保候审,主犯马某付则畏罪潜逃。“家里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爷爷承受不了打击,一个多月后就气死了。奶奶也是痛不欲生,整天就是哭。”高森说:“过了大概一个多月吧,被抓的几个人又被放了出来(取保候审),他们出来后很嚣张,看到我三叔时还说要弄死他。”高森告诉记者,因为受到了威胁,高家人都特别害怕,“后来听说他们还有一支枪(后被警察缴获),我爸就把我和二叔家的堂弟都送到外地去。”

常桂香拿着儿子孙子的照片痛哭流涕

后来数年内,涉案人员陆续服法,四名从犯分别判刑,然而主犯马某付一直在逃。

奶奶独自辗转各地追凶12年

开庭前整夜整夜睡不着

因为案件还没移交起诉,高家人看到从犯被取保都很担心,于是不断地向公检法各级机关反映情况。“我奶奶常桂香已经是一名65岁的老人了,看到主犯逃了,其他人还没有被绳之以法,就感觉很冤,于是就到处找人咨询法律方面的问题,还学会了自己去看法律书籍。之后就向各级司法机关反映此事,驻马店、郑州、北京都去过。”

高森告诉记者,为了反映问题,奶奶常桂香吃了不少苦头。“家里倒了顶梁柱,又没有生活来源,每次我奶奶出门都只带一点自己蒸的馒头和水就出发了,在外地为了省钱,家里带的东西吃完后就去垃圾桶里捡吃的,没水了就喝厕所里的自来水。”这样的生活维持了好几年,直到4名从犯分别被判刑。

然而,主犯马某付一直在逃成了常桂香心中解不开的结,为此她又踏上了追凶的道路。“奶奶要讨回公道,只要听人说马某付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她就出去找。”高森说,在此期间,公安机关也做了很多工作。“家里打听到马某付有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后向公安机关反映,他们就带着我爸去找,去过浙江、云南等地方。”

高森听奶奶说在外的追凶经历时,经常忍不住默默流泪。他告诉记者:“奶奶有一次冬天去北京时,因为没钱住旅馆,只能捡路边人家丢弃的被子到桥洞下面睡,一睡就是好几天,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可想而知多冷啊,她经常被冻醒。”他还听说,奶奶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等到夏天的时候就找公园睡,被蚊子叮咬得整夜睡不着。

常桂香平时在家也没有收入来源,只能依靠种地维持生活,但她每每想到主犯还未落网,就整夜整夜地失眠。每当儿子给她一点钱的时候,她就决定再出发,这样的生活一直到2019年9月被警方告知主犯马某付在东莞被抓获为止。得知消息后,常桂香嚎啕大哭。高森告诉记者,当时全家都很高兴,“十多年了,终于抓到了,有一块大石头放下了。”

高森告诉记者,一个月前,听说法院要开庭,78岁的奶奶每天晚上失眠,整夜整夜睡不着,偶尔睡着,醒来她说会梦见自己死去的两个儿子和孙子,对她说妈妈奶奶一定要为我申冤啊。

常桂香拿着当年亲人被杀时候的照片

主犯庭审时毫无悔意

竟当庭笑了

高森告诉记者,马某付在7月29日庭审中的表现,让他们一家非常气愤。“在庭上,马某付看到他的家人时,还点了一下头笑了一下,明显的满不在乎的神情啊。还笑呢,这是故意在气我们家啊。”高森气愤地说。

而通过公安机关查明,被告人马某付作案前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但马某付在公安机关审讯期间对自己开枪射杀高某、高某录、高某立的犯罪行为,始终没有表示后悔和歉意。

据高家人介绍,犯罪嫌疑人马某付在作案前一天,就曾经对外扬言:“明天如果碰上了(高家人),把他一家整死再说。”正是基于这一威胁,让高家人一直生活在阴影之中。

“这次事情发生后,我们高家可谓是支离破碎,几家人搬离了老家,很少回来,主要是害怕。”高森对紫牛新闻记者说,至马某付被抓前的这12年来,高家人一直生活在痛苦与恐惧之中。痛苦的是主犯马某付一直在逃,对死去的家人没有一个交待;恐惧的是,担心马某付及其他人会报复。

此外,在律师与高家人的沟通中,他们一致认为该案一个有争议的焦点是:当时到底是开了3枪,还是4枪?

据介绍,常桂香老人认为自己的孙子高某身中了2枪。算上另两个受害人各一枪,那就是嫌疑人开了4枪。但是检察院认为被害人高某中了1枪。不过,2019年10月31日泌阳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送检枪弹弹射击弹杯可以形成高某左胸哑铃状创口。

虽然有一个争议,但这一点已不影响对该案的定性及判决。

代理律师称,

高家人决定放弃赔偿,要求严惩凶犯

作为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他获悉“两儿一孙”被枪杀案于7月29日上午9:30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人民法院第七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时,7月28日下午,他就抵达驻马店市高铁站。

“在出站口就见到了常桂香老人,听老人的女婿说,老人提前两天来到驻马店市,准备迎接我。”周兆成告诉记者,老人家住泌阳县乡下,到驻马店市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自己深受感动。

受害人家属和律师合影

“受害家属的意愿是当庭向法院提出,为了使刑事审判工作能够顺利进行,使被告人马某付可以早日得到法律的严罚,他们决定在本次庭审中放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让被告人马某付为13年前犯下的滔天罪行承担后果,也让痛失3名至亲的受害人家属得到一个公道。”周兆成说。

受害人家属和律师参与庭审结束后接受采访

7月29日的庭审中,常桂香也赶到了现场,看到马某付时,除了伤心默默流泪,她已说不出更多的话。

“给再多的钱,3条人命也不会再回来了。”高森表示,现在家里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决定放弃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向法院强烈要求判处凶手死刑,并立即执行。

紫牛新闻记者|陈勇 梅建明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