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豪横姐负重70斤拍电影,洗衣工逆袭成国内第一位斯坦尼康女摄影师
2020-05-28 19:05:58

最近,一条名为“这姐太豪横了”的短视频火出圈,视频中,女孩身穿斯坦尼康,扛着沉重的摄影装备,在雪山、中超球场等艰苦环境下动作敏捷地拍摄,惊艳了许多网友,被称为“身穿斯坦尼康的女钢铁侠”。有电影人士看到视频指出,女孩叫邓璐,是中国第一位斯坦尼康女摄影师。

近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邓璐,1989年出生的她之前的愿望是服装设计,从剧组洗衣工做起,半道改行做女摄影师,负重六七十斤拍摄是常态,对重量都“木”了。

意外“出圈”的“豪横”视频

是热心网友剪的

这段视频是热心网友根据邓璐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视频和照片剪辑而成的,时长1分14秒,紫牛新闻记者从视频里看到邓璐双臂胸前负重静止站立,单侧肩扛30公斤杠铃片的训练画面,看得出她是在训练上半身的承重和稳定。另外还有她穿着斯坦尼康快速平稳移动,以及在球场、雪山等地负重拍摄的画面。

网友点赞邓璐“豪横”是有理由的。有学影视的网友留言说,刚学时还在想怎么摄影师都是男的,等自己碰了器材,才发现不是一般的重。再看到邓璐,才发现女生也可以,只不过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有网友震惊,“这些仪器真的是她徒手拿着的吗?看起来机器仿佛悬浮着,可见她太厉害了。”有接触过斯坦尼康的网友则直言,“我第一次用这套设备时差点把我压趴下,我们班男生都举不动”。更多网友留言的是“帅炸了”“太酷、太飒了”。看了她的部分摄影作品后,很多网友表示,作品中电影的长镜头超级多,最长可达12分钟,难以想象邓璐付出了怎样的艰辛。

“这个热搜吧,简直就是‘人在家中躺,热搜天上来’。”说起这次意外“出圈”邓璐有点恍惚,她有着北京女孩的大大咧咧,“头天晚上我熬夜了,所以第二天一直在补觉,结果中午时我的电话狂响不止,朋友来电问我到底干了什么,居然上了热搜。”

雪山之巅“飒”的背后

是“冰火两重天”

什么是斯坦尼康?邓璐解释说,拍摄移动镜头时,摄影师需要把所有摄影器材挂在身上,肩扛或手持摄像机时身体的抖动会影响画面,这时就需要一个物理稳定器,也就是斯坦尼康,电影级摄影机稳定器,它本身包含有减震臂和平衡杠,相当于一个云台。这样一来,斯坦尼康加上摄影机,重量常常在六七十斤,“我背过最重的有八十多斤”,身背这样的器材拍摄一整天,摄影师需要极大的体力和耐力。就因为这样,该职业一直被男性垄断。邓璐也告诉记者,在中国电影界,女摄影师本来就不超过10个,能用斯坦尼康的更少。

日常身负六七十斤还连轴拍摄,对摄影师的挑战不是吃苦那么简单。邓璐给记者举例说,让她上热搜的这段视频的结尾,她站在青海的雪山之巅,看起来非常飒也有范儿,其实这背后是她面临的多个挑战。

邓璐在雪山上拍摄

“这里是高原,大家都不太敢乱动,当时导演要拍一个超低空飞行的镜头,但拍摄现场多个航拍机突然炸机,导演就跟我商量,要求是,跟人物一起上山,既需要拍出飞行的速度,还要稳定。可那边是陡峭的雪山啊,我当天的设备有四五十斤,还缺氧……”邓璐说,她还是做到了。这次拍摄还有另一个突发状况,“摄影师是靠光线吃饭的,有一个镜头我测算多次,最佳解决方法就是我站到溪水里拍,大家都没想到我会这么虐自己。因为还要待好久,鞋不能湿,我就脱了鞋站到冰冷的溪水里,拍了好多条。从水里上来后站在军大衣上,我的脚冻得毫无知觉,等有了知觉,就开始钻心疼。”

电影摄影师的工作就是这么“冰火两重天”,去年夏天在上海拍摄,酷热难当,她要跟着一个短跑运动员从天桥下往上冲,上上下下来回跑,身上穿着七八十余斤重的斯坦尼康设备,背着胶片摄像机。往常导演不说休息,邓璐是绝不主动要求,但那天她真得喘不上气了,坐在地上喘气时真是一点也不想再站起来。还有一次在山西,她腰椎错位特别疼,医生正骨后还差一节,但当时要拍一个快速跑动的镜头,邓璐忍了两三天的疼痛,硬是坚持拍完。

对邓璐来说,她最喜欢在冬天穿斯坦尼康拍摄,别人都裹着羽绒服,她却只需要穿短袖T恤。所以最难受的是夏天,身上的机器上有海绵,出汗后不透气,她落下了颈椎病这些职业病,尤其是常年犯湿疹,经常好了又复发。说到这里时,邓璐声音有些低落,“毕竟是女孩子嘛,湿疹面积大,不仅又疼又痒,关键是不好看,常常照着镜子哭。”

她还曾连续40多小时不间断拍摄,除了吃饭上厕所,装备都不能摘。去年,她在一部电影中担任斯坦尼康摄影师,整部戏拍摄了101天,穿斯坦尼康的天数至少有85天。因为斯坦尼康重,她有时候也不敢吃太多,怕背机器时会反胃,被机器压得腿肚子抽筋也是家常便饭。她还笑说,熬夜工作也是常态,所以她去外国从来不需要倒时差,因为时差常年是乱的。

邓璐的工作有时需要背七八十斤的设备

肯吃苦

从服装助理逆袭为摄影师

其实为了能穿戴斯坦尼康,邓璐付出的艰辛不是文字可以描述的。她说,自己一直有健身的习惯,第一次接触斯坦尼康拍片时还以为能驾驭,结果被“打脸”,于是就加大了体能训练。

记者也看到,热搜视频中有不少她健身时的照片,“我练得最狠时一天七八个小时不歇,有氧和力量换着上,攀岩、跑步等,游泳只算是休息放松时间。练得着急了还一边练一边哭。外行可能不了解,我们这行的机会来之不易,每一次的拍片机会都是考试。之前有个师姐跟我说过,摄影比打枪还难,因为打枪还能练习,而每次摄影都是考试,每一次都决定了你的口碑。如果一次不行,后面就没机会了。”

生活中的邓璐是个健身达人

做摄影师,光有体能也不行,还需要对电影有感觉,才能帮导演实现想法。邓璐告诉记者,姥姥和妈妈是电影服装师,她从小就待在剧组,5岁时还做过老北影厂《啼笑鸳鸯》的群演,“我妈那会忙,她会分配一些剧组的活让我独立完成,我会帮着演员系腰带、穿衣服,特有成就感。”

虽然邓璐出生于电影世家,姥爷和爸爸都是摄影师,但家里只有男孩才可以学摄影。邓璐大学毕业后按照家人意愿在出版社短暂待过,觉得不适合自己,就辞职去了剧组,从服装助理做起,这中间就包括洗衣工的活儿,洗衣服洗布料,洗到双臂过敏起红疹。“记得在《十月围城》剧组做服装助理,有次拍从不下雨到下雨的整个过程,每拍一遍,都需要把演员的一整套湿衣服扛回服装间给同事烘干,湿的古装戏服很重,而且我每次要扛好几套,为了抢时间,还要跑着送,我真的累到哭。”那时她的愿望是做服装设计,踩缝纫机、做盘扣这些服装方面的活她全学会了。

她在剧组的努力被动作导演看到,导演认为她还年轻,才21岁,建议她正经地规划未来。后来她就转行,从最“基层”的摄影助手做起,拿机器、搬箱子,又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一路从平面摄影转到电影摄影,再到大助理焦点员,再当上掌镜的摄影师……

从不被信任到信任

还被大师收为徒弟

在男性主宰的圈内做摄影师,邓璐并不是一开始就被信任的,“现在这种不信任也常有。”邓璐给记者举例说,有个波兰导演来中国补拍一支长镜头,邓璐自荐发了简历,对方回复说:“不好意思,这个镜头太长了,女生不行,我们需要两名男斯坦尼康师。”

还有一次,有部电影临时急找斯坦尼康摄影师,还是长镜头,邓璐被推荐过去,“导演当时问‘摄影师来了吗’,我就应了一声‘来了’”,拍摄时全剧组都来围观,顺利拍完后晚上和导演吃饭,他说:“姑娘,我敬你一杯酒。这次是临时需要摄影师,又必须今天拍完,在片场听到你声音的瞬间,我都快崩溃了。我这辈子真的没见过女的干这行,但是拍完之后,你改变了我的看法。”

邓璐也是中超赛场上第一位女性斯坦尼康摄影师,她说那场拍摄在河南,一场90分钟,她负责边球。

邓璐也是中超赛场上第一位女性斯坦尼康摄影师

就是这样慢慢地,业界意识到,女孩子也可以玩转斯坦尼康,她开始在国内的电影和广告摄影圈有了名气。她和著名摄影师李屏宾合作拍过《相爱相亲》《后来的我们》等电影作品,甚至她还正式拜师,成为李屏宾的徒弟,去年她还参与了陈凯歌导演的新作。

邓璐去年还参与了陈凯歌导演的新作

不介意女性标签

认为是一种加倍赞扬

日常被称为“穿斯坦尼康的女钢铁侠”,邓璐说,她不介意这个“女”字标签,在她看来,这是对女性的一种加倍赞扬,“我自己去拍片也会说,哇塞,女摩托车手、女赛车手。如今大环境在变,对女性工作者的能力认知也不再会有强烈的固化思维了。”

邓璐日常被称为“穿斯坦尼康的女钢铁侠”

有人定义她为“女汉子”,邓璐说,其实日常生活里她的性格和外形还是有反差的,很温柔很女人。记者在她微博上甚至还看到了她COS二次元少女的视频,穿着粉粉的萝莉装,她笑说那是疫情期间没法工作,终于有空闲穿着玩。

“最近我接受的采访比较多,我就大胆地做了一件我很想做但一直没敢做的事。”原来,邓璐把她设备的把手等边边角角都贴上了粉红色胶带,非常卡哇伊,“其实我一直都随身带着粉色胶带,但不能贴在摄影器材上,因为如果拍摄场景有镜面,容易反光穿帮。但是我们出去拍摄时有多台机器分布在多辆车上,我会在我那辆车上贴一圈粉色胶带做标记,这样不会跑错车。”至于会不会继续穿斯坦尼康拍下去,她笑说争取拍到70岁吧。

邓璐把她设备的把手等边边角角

都贴上了粉红色胶带

紫牛新闻记者|孔小平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