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头条】95后“松茸西施”卓玛走红,一季帮村民带货300多万
2020-07-01 20:03

“这是我们藏族的主食青稞饼,这是牦牛奶渣、酥油茶。青稞饼是我们这里不可缺少的,它抗饿。喝了酥油茶,再也不怕冷。朋友们,欢迎你们过来玩,我请你们吃……”镜头里那个穿着藏族服饰的姑娘咬着比自己脸还大两倍的青稞饼,满脸笑意地说道。

她叫卓玛,因为收青稞、挖虫草、采松茸、唱藏歌在快手走红,如今已拥有200万粉丝,被粉丝亲切地唤为“松茸西施”。网友说在她的镜头里,可以看到一种质朴又原生的力量。

23岁的卓玛扎根在自己的家乡,借助网络平台,宣传家乡的风土人情,帮村民脱贫致富,因此受到了很多关注,今年年初还登上了《时代》周刊。“我特别喜欢我的家乡,我想留在这里,自己能赚一点钱,也想带着村民一起致富。通过网络,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藏区文化,让更多人喜欢我们这个地方。”

翻山越岭发了条视频火了

藏族姑娘有点蒙

卓玛原名格绒卓姆,家住在四川省西南部的稻城县贡色村,离她家不远处的稻城亚丁风景区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卓玛18岁之前都没有走出过当地的县城, “我的家乡因为交通不便利发展得很缓慢,每年11月到第二年4月都是积雪期,村民也没办法耕种,一年中,我们有半年时间是没有收入的。”卓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有文化懂普通话的年轻人会去附近景区打工卖货,不懂普通话的就会留在村里做点手工品,村民们的生活大多过得很艰辛。

成年后卓玛跑到县城打工,“当过服务员、洗碗工,那时候好多工作都干过。”在亚丁景区当导游时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杜沫奎。杜沫奎来自云南,为了爱情他留在了卓玛的家乡,“我们是一见钟情,他为了我离开自己的家乡,真的很感谢他。”杜沫奎告诉记者,妻子卓玛是个很单纯的人,性格比较直接,不喜欢城里人追求的很多东西。“她只爱住在山里,挖虫草、采松茸,和村民一起,就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图片

卓玛和丈夫杜沫奎

婚后卓玛和丈夫在县城开了一家早餐店,但早餐店的生意并不好,有时房租都付不起。为了补贴房租,卓玛不得不上山挖虫草、采松茸。杜沫奎告诉记者,“挖虫草要有经验,我到现在还是不会找,运气特别好的时候才能找到一根,她之前在山上常常没有网络没有信号,平时都联系不上。去比较高的山上,才会有微弱的信号,可以打一个电话给我。现在她去挖虫草,我都会陪着她一起,她在挖虫草,我在旁边拍摄。”

图片

卓玛在山上挖虫草

“7月底到9月中旬是采松茸的季节,我们这里所有人,包括老人小孩都要上山采松茸的。四岁时,父亲就背着我一起上山挖虫草松茸了,我有经验。”卓玛介绍道,虫草比较稀有,很难找,价格比较贵,根据大小和品相不同价格也不等。运气好的话,一个月一万块钱是没有问题的。松茸价格相对没有那么贵。

图片

卓玛采到一个巨大的松茸王

卓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初在快手上发视频是受了父亲的影响,“那段时间我父亲在玩快手,我偶尔会跟着瞅一下,还挺好玩。在上面我能看到全国各地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很有趣。”于是卓玛就学着发一些短视频,刚开始只是发布家乡的风景,播放量很少。“外地人肯定没见过挖虫草,要不我发一个试试看。”于是,2017年的一天,她让父亲拍了自己挖虫草的视频,因为没有信号,卓玛爬了一个小时到达山顶,找到信号后才把这个视频发出去,之后她原路返回继续寻找虫草。

出乎她的意料,第二天视频就“火”了,“太不可思议了,从来没想过有这么多人关注,我们全县只有三万多人口,那个视频一下子有了六十多万人点赞。”网友们热情地询问着冬虫夏草和松茸蘑菇的价格,“找我买虫草的人多了,我有点不敢相信,从来没有在网上交易过。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很怕遇到骗子,后来他们给我打钱,我才相信是真的。那一天我就把虫草都卖完了,赚了2000多元。”卓玛对那天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

挖虫草、采松茸并不容易

常常要翻六七座山

卓玛介绍道,每年的5月初到6月底是挖虫草的季节,7月底到9月中旬是采摘松茸的季节。

卓玛和村民们要爬到海拔4800米的高山上挖松茸及虫草。“虫草很难找,必须要有经验才能挖得到,大家看,就是这一点点。”在卓玛发布的视频中,记者看到她熟练而细致地扒开表层的泥土,将一根虫草小心翼翼地取出来。“采摘松茸非常艰苦,要爬到山上一点一点地找,而且一年的采摘季就那么几个月时间。”

图片

卓玛挖到虫草

卓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挖虫草采松茸的那一个月里,他们都要住在山上临时搭建的棚里,每天早上带好干粮,六点出发,差不多要到天黑才能结束。他们要翻过一座座山,有时在一座山上找不到,翻六七座山都有可能。“虫草不好找,每个人的方法不一样,经验和运气很重要,头一年长虫草的地方第二年长的概率很高。”

卓玛继续说道,上山挖虫草有一定的危险,旁边都是石头山,下雨的话,石头很滑,很容易摔倒。“我记得十几岁时,有一次跟家人一起上山挖虫草,一脚踩空,就掉在了两个大石头中间,幸好摔得不严重,从那以后我都非常小心。”

卓玛表示,生长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虫草颜色好,品质佳。因此他们爬的山都在4000米以上,那里昼夜温差大。卓玛笑着形容就是“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早上出门时天气很好,没一会儿下雨了,一会儿又飘雪了,卓玛就只能找个地方躲着。这时,她就会拍个小视频,跟网友打趣一下藏区的天气,或者分享一下家乡的特色美食,满屏的奶砖看得网友直流口水。“想到什么就拍什么,也没有策划,拍的都是我们原生态的生活,很简单。”就是这么简单的视频,让她的粉丝数目一路高涨。

图片

卓玛采的虫草

带动当地农产品销售

她的名字登上了《时代》周刊

卓玛采摘松茸的视频火了之后,她和丈夫商量,是不是可以用短视频来宣传家乡,带动当地农产品销售呢? 卓玛的丈夫杜沫奎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村民挖的虫草松茸刚开始只能卖给当地的一些老板,现在他们通过合作社的方式,帮助村民把农产品销往全国各地。“之前的货都是收购商、老板层层加码,卖到成都、昆明等大城市的消费者手里都特别贵,现在从村民手里收购上来的特别便宜。不经过中间商,村民可以多赚一点钱,顾客也可以少花一点钱。”

图片

村民们在打包要发出去的农副产品

卓玛说刚开始有20万粉丝时,她就尝试直播带货,但她的行为不被周围人所理解,“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在议论,看她天天直播,感觉像个要饭的,钱都见不到,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除了丈夫,当时没有一个人支持她,卓玛笑了笑说道:“解释不清楚的,我就随他们去,只能做给他们看。”

直到2017年冬天,广东来了一个顾客,把卓玛家里和亲戚家里的几千根虫草全都收走了,从那以后,村里人才开始慢慢相信她。

2018年的虫草季,卓玛利用快手平台,一个月帮助整个村卖了30多万元的虫草和松茸。

2019年,卓玛与当地村民们成立的合作社在为期5个月的采摘季赚了300多万元。这个采摘季,有几百名村民参与其中。

卓玛通过短视频带动当地农产品销售,帮助村民改变生活现状得到了《时代》周刊的关注,2020年1月,格绒卓姆这个名字登上了《时代》周刊。“我从小是挖蘑菇长大的,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也很有意义。”在《时代》周刊的采访中,卓玛说了这样一句话。

图片

今年年初,卓玛上了《时代》周刊

卓玛坦言,因为短视频,她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我现在肯定比之前赚得多,年收入大概是五六十万,比以前强十倍吧。”卓玛表示,之前在学校开小吃店五年,经常房租都交不起,现在可以通过网络把家乡的特产展示给全国各地的人,既能减轻自己的经济压力,又能帮助村民把特产卖出去,这条路她选对了。卓玛稍稍停顿后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手机改变了我的生活。”

图片

身穿民族服饰的卓玛

盖民宿,邀请粉丝体验采松茸

未来要当好“致富带头人”

最近虫草季节刚刚过,卓玛正忙于自己民宿的装修。卓玛家在稻城县城到亚丁景区的中间,距离亚丁景区20多公里,她用自己的宅基地搭建了一处民宿。卓玛表示,民宿占地600多平方米,只有七间房,接待客人有限,以体验为主,不想太商业化,民宿预计10月份开业。卓玛告诉记者,未来还是会以短视频卖货为主,民宿只是线上的一种延伸,“有的粉丝买了很多虫草和松茸,想假期的时候过来体验一下采挖的感觉,我也想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免费让他们住,带他们玩都可以。”关于未来,卓玛还有很多憧憬,“如果我民宿经营得比较好,周边的村民可以跟着一起做,我想示范给他们看一下,这样也能提高大家的收入。”

卓玛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盖民宿的钱可以去成都郊外买个房子,也可以做点别的,但她最后还是选择留下来,“说实话,小时候对大城市很向往,这两年因为录节目,我也去过很多地方,我现在不太喜欢大城市里的生活,吃得不习惯,经济压力太大,感觉很压抑。采松茸、挖虫草,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这种生活对我来说,是钱买不到的。”卓玛进一步表示,“我就想扎根在自己的家乡,想通过网络,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藏区文化,让更多人喜欢我们这个地方。”

图片

热爱自己家乡的卓玛

常常有粉丝询问卓玛是不是有团队?卓玛坦言确实有商家找到她寻求合作,但都被她拒绝了。“团队就是我和丈夫两个人,拍视频、回私信、当客服都是我丈夫一个人。虽然两个人比较累,但这样的生活很踏实,粉丝是信任我才关注我。我只想把家乡的特产推广到全国各地,做到品质好,价格公道,起到‘致富带头人’的作用。”

紫牛新闻记者|万惠娟

编辑|张冰晶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