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 | 经济学家薛兆丰:人生就要不断地破圈儿
2020-05-21 19:09

 “宝藏男孩”“谜之笑点”“萌混过关”……这些网络语境下的新鲜词儿用来形容一位经济学教授好像有点儿奇怪,但如果说这个人是薛兆丰,很多人便一秒会意:没错,他是的!就喜欢他一本正经讲经济学的样子!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一直稳居“豆瓣评分8.5+”图书行列,付费节目《薛兆丰的经济学课》也是所在平台常年的热门课程,最近薛兆丰又有新身份了——最新一季《最强大脑》5月15日开播,他担任这一季中国战队的新领队,他自己对此评价是:“经济有趣,辩论好玩,脑力萌新甚妙。人生就是要不断破圈”,而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网友对薛领队的评价是“经济学家脑力全开,新属性get!”经济学如何继续解释脑力科学?近日,《扬子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不断“破圈”的经济学者。

“破圈”大多都是被动的,

说说我来《最强大脑》的本心和想法

从在知识付费平台开网课到在爆款综艺节目当导师,甚至最近还走进薇娅直播间体验半小时秒空8万本书,“一本正经讲经济学”的薛兆丰教授好像一直在尝试时髦的新鲜事儿,这是性格使然还是从经济学理念出发的不断破圈?薛兆丰坦言,其实所谓的新尝试自己几乎都是被动接受,“你说的这几件事情,都是承蒙朋友们的错爱,极其慷慨和信任地给我提供机会。我的特点是,我一般不接任务,接任务的时候非常犹豫,或者说非常挑剔,或者说我的兴趣其实是比较狭窄的,我不太随大流。但这任务如果我接了,就会非常认真地去做。而一件事情你只要去干了,你就知道大小、轻重、深浅,也很自然地会从中得到乐趣”。

对于自己的最新身份——《最强大脑》中国队领队,薛兆丰表示对节目一直有了解,“《最强大脑》已经做到第七季,是国内罕有的长青节目,尤其受到家长和学生的欢迎,节目选拔出来的都是最顶尖的大脑。”从第一期节目中大家发现,这一季他还参与了全新的圈层淘汰赛制的设计,“在每个赛段都增加了对选手的压力考核,这些考核都是每个人——无论你的智商多高——在现实生活中都会遇到的。这就使得过去比较纯粹的、在真空状态中的、在实验室环境下的‘智力’变得更具有现实意义,对观众而言变得更有启发性了,还能从他们的策略和博弈中,发现看得懂、跟得上、学得会的东西。”

图片

当然,作为经济学教授,对于项目和赛制薛兆丰很自然就会更多地从经济学的角度来作解读和提炼,“这也是我非常乐意做的事情。从经济学的角度出发,在激烈比赛的过程中为普通观众寻找能用于他们学习、生活和工作的启迪和经验,是我来参加《最强大脑》的本心和想法”。

万物皆可经济学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规律

谈恋爱、找工作、亲子关系、人生选择……关注薛兆丰的粉丝都知道:这位思路清晰、灵魂有趣的经济学教授可以从经济学的角度去回答、解释各种问题,那么在一档“科学竞技真人秀”,经济学可解释或解读科学问题吗?薛兆丰很认真地分析这个通常被笼统概括的问题,“经济学和其他学科是并列的,它们不互相解释,它们共同解释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经济学主要解释社会现象,有时也包括生物现象。所以,我觉得经济学不能解释自然科学本身,但对于自然科学发展的过程,却可以作出解读,因为自然科学的发展是一项由人来从事的活动,而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规律。”

具体到节目的话,薛兆丰的解释就比较可爱了,除了会用经济学理论对压力进行策略解读、分析选手权衡的成本外,他强调:“这是真人秀啊!有人在的地方就存在稀缺啊,脑王的奖杯就只有一个啊,而参加的选手呢,好多啊,那有稀缺就有竞争,有竞争就得设定竞争规则,面对规则就得有对策,就得有选择,就会有成本,就会有博弈,就会有声东击西,就有欺软怕硬,一句话,就有约束条件下的追求最大化……这都是经济学!好玩得很。经济学看不懂牛顿定律,但多多少少是能看懂一点牛顿的。”好吧,虽然我们还没看到节目中的惊险博弈,但好像听上去的确“好玩得很”!

至于薛兆丰粉丝最常说的“万事皆可经济学”,薛兆丰这样解答:“能解释一切的理论,就是一切都不能解释的理论。经济学不能解释一切。经济学能够让我们多一个视角看世界,它是其他学科的补充。经济学只是众多理论当中的一种,更何况经济学内部也有许多的流派和分支,还每天在互相搏斗,互相成全。”当被问到是否遇到过用经济学很难解释的难题,薛兆丰给出了一个听起来既浅又深的答案:“此刻,我卫生间镜子前的灯泡烧掉了,市场经济理论告诉我,有需求就有供给,一定会有人把它修好的,而我的难题是:这个人是谁呢?”

既然是“皇冠上的明珠”,

经济学究竟是高冷,还是常识?

“XX岁了,你一定要懂点儿经济学”是网上爆款文章很爱用的标题,但其实生活中不少人会觉得“我不炒股不开公司,经济学跟我没啥关系”。在这个问题上,薛兆丰的《经济学讲义》让很多读者受益匪浅,包括大量经济学小白看了都表示“居然真的有收获”。对此,薛兆丰坚持认为,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我们应该学两门必修课:一是物理学,二是经济学,“物理学研究的是无人的社会里的基本运行规律,而经济学研究的是有人的世界里的基本运行规律。当然,人也是物体,也服从物理定律,但人类社会跟动物世界的一个重要不同是人能形成一系列迂回的对策,海量的陌生人之间能达成精巧的协作,而这当中有许多反直觉的运行规律,是要学才会的,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要学才会的。”

听着好像很多抽象的理论、概念、原理,貌似有点儿难懂?其实并不,薛兆丰拿自己线上的语音课程《薛兆丰的经济学课》举例,“10分钟一讲,有366讲,成系统地讲述经济学的思维方式。有很多订阅用户就在开车的时候听,没想到车上的读初中的孩子也听进去了。所以我想,跟学物理学的年龄差不多就是初中阶段,具备了一定的抽象思维能力,而对经济现象有感性的接触,就是开始学习经济学基本原理的最佳时机了。”

薛兆丰曾在节目中普及过“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皇冠上的明珠”这个概念,听起来经济学好像很高冷很象牙塔,这和“初中就该学起来了”是否矛盾呢?薛兆丰肯定了经济学有“高冷”的部分,“现在确实有些职业经济学家用高深的数学作为工具来研究经济学。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探索。既然物理学能够让宇宙飞船在太空中完成接驳,那经济学能否也准确地预测和调控下次经济危机呢?单是这个可能性已经足够诱人。但这个探索还没结束,许多高度复杂的经济模型,它们对现实的精准预测结果却是错的”。同时他强调经济学也是一门跟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常识性学科,“我们也可以力求避免‘精确的错’,而只追求‘大致的对’。比如我们好奇结婚时为什么男生要给女生买昂贵的戒指;我们好奇房产交易税,究竟应该是由买方支付还是卖方支付;我们好奇为什么一个人购买的债券收益率上升了,就意味着他亏钱了;我们还好奇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空地,但那些大城市还要填海扩城……其实这才是经济学最开眼界、最有启发、也最有趣的地方。这是每个人都能学得懂,且用得上的经济学。”

作为“导师”和“父亲”,

还是给“后浪”们建议一条吧

 

图片

大学教授、网课讲师、综艺导师、战队领队……从学校走到大众面前,薛兆丰的角色似乎一直离不开“师长”,不管是过去的学生还是节目中的学员,薛兆丰在与年轻人的相处中最看重的是平等,他甚至说自己从来不敢以师长身份自居,“以前教书的时候,我就经常跟学生说,是考试的制度给了我一点虚幻的特权,让我能在期末考成绩公布前,对选修了我课的同学施加一点无形的压力,仿佛我说的都是对的。但我怎么可能因为偶然能有权给你评分而变得‘对’呢”呢?我这个学期次考试可以逼着你承认我的对,但学期结束后呢?你毕业后呢?”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坦言自己努力以平等的、服务的态度对学生,“我最喜欢的考试题,是让学生挑选一个在我课上听到的观点,先尽量清楚地阐释,然后给出你认为最有力的反驳,而你不需要表态你最终更认同正方还是反方。这个过程,学生首先就不必屈从老师,其次是能激发学习的乐趣,更重要的是能训练到思辨的能力。”

甚至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他也尝试这样,“我以前曾经设想,我会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教育’我的孩子。后来发现,确实有这么一段时间。别人说我的孩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孩子会指着我说:都是他告诉我的。那一刻有点自豪。但真没想到,这段时间太短了,很快孩子就学会自己去学习,自己去认知,自己去探索。现在我主要是虚心求教”。但如果你想请教他教育孩子的经验,他会说他没有,“关于怎么养小孩有许多建立在科学上的共识,但关于怎么教小孩是没有的。有些东西教育能改变,但有些是很难通过教育改变的。教育不应该是去塑造人,而应该是适应人、服务人,重要的是因材施教。”

当记者问他是否可以给“后浪”们一些建议,他犹豫了一下,“建议需谨慎……那我还是建议一条吧:年轻人要多放开成见、转换视角。有些简单而重要的事情往往要过很长时间、经历过很多才恍然大悟。这回过头来看是有点遗憾的,但如果早一点、放开成见、多想一秒,可能结果就不一样。”

呆萌直男?宝藏男孩?

马东和我太太都知道怎么对付我

之前很多人没想到,严谨、精密、较真、自带学术属性的薛兆丰会在参加综艺节目后各种圈粉,网友评价他“呆萌直男”“谜之笑点”“宝藏男孩”,这些格格不入的网络用语用在薛兆丰身上竟然被挖掘出了意外的“反差萌”。可当记者问到“这些网络词语你陌生吗?现实生活中的你跟‘萌’有关系吗”,之前说起经济学逻辑缜密、高能输出的薛兆丰竟给出了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答案,“不太知道。我是有一点点强迫症,比如害怕咖啡或可乐会洒到键盘上。马东老师听说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那我很容易就能让你很难受’。他不知道,我太太平时就是这样威胁我的”。所以,你觉得薛教授是否回答了这个有点儿无聊的问题呢?

之前在《奇葩说》当导师常常是“为立场而战”,记者突然想到了第六季节目中最火的一个题目:美术馆着火,救画or救猫,艺术与生命,你选择哪个?如果抛却持方,薛兆丰的真实想法是哪个呢?他的答案非常理性、非常经济学,“当画和猫在眼前,我会救猫;但我也会设计各种制度,避免出现画和猫二选一的局面,主要就是禁止猫进入美术馆”。

图片

快问快答>>

记者:您最近读的一本书是?

薛兆丰:一部英文悬疑小说《沉默的病人(The Silent Patient)》。

记者:请您推荐经济学小白们中外各一本经济学著作。

薛兆丰:The Armchair Economist, by Steven E. Landsburg;《薛兆丰经济学讲义》。

记者:如果今天不需要工作,您还会穿西装吗?

薛兆丰:不穿。

记者:您是个幽默的人吗?

薛兆丰:不是。

记者:最近一次送太太玫瑰花是什么时候?

薛兆丰:很久以前了。但参加活动收到的花,都会转送她。

记者:您会做饭吗?网购吗?点外卖吗?

薛兆丰:会。

记者:您有偶像包袱吗?比如平时会敷面膜吗?

薛兆丰:化妆后,会用护肤品,据说化妆品对皮肤不好。

记者:疫情期间您有没有做什么事是很有成就感的?

薛兆丰:成功安慰自己,因为远远没有读完《战争与和平》而产生的挫折感。

文 | 扬子晚报/ 紫牛新闻记者 张艳

(面对面系列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或摘编)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