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拯唾面直谏,宋仁宗直呼:请保持社交距离!
2020-05-14 18:12

 “开封有个包青天,铁面无私辨忠奸”。正在热播的古装剧《清平乐》不仅还原了更具烟火气的宋仁宗,还塑造了名臣高士、后宫亲眷、商贾百姓等诸多性格鲜明的群像角色。近日剧情中,历史上著名的“弹弹弹”铁面无私辨忠奸的包拯上线了。网友有点好奇,包大人咋美白了?你可能还不够了解包大人!来听历史学家解读真实的包拯。

图片

激情上演历史名场面

剧中,宋仁宗因晋升张贵妃伯父张尧佐为宣徽使一事,被包拯带领一众朝臣拦于垂拱殿内。包拯以秀州地震乃天降示警为引,劝谏仁宗不可将官职赏赐给后宫近戚庸常之材,唾面直谏,激情上演历史名场面。

图片

包大人情绪激动,唾沫横飞,逼的官家连连后退,边退边用袖子遮面。官家手足无措用袖子挡脸的样子真是又好笑又心酸。请注意保持社交距离,请注意飞沫传染。想不到一个张尧佐的宣徽使,竟引来了一场群臣围堵的“躲猫猫”。包拯的出场,让《清平乐》沉静了许久的弹幕活了过来。

图片

这在历史上确有其事。宋仁宗任命包拯为监察御史,负责监督百官。包拯在内政外交上提出许多批评意见,因善于弹劾,时人称其“包弹”。其中著名的一件事就是弹劾张尧佐。

张尧佐平庸无能,因是宋仁宗爱妃的伯父,所以一升再升,权拜三司使,掌管财政、人事等实权,遭到朝臣非议。包拯联合其他谏官一起弹劾,然而,宋仁宗却力挺张尧佐,张的职位不降反升。包拯3天之内再度弹劾,结果,君臣之间起了冲突,仁宗一意孤行,再次提拔张尧佐为“宣徽使”。这下引起公愤,招来包拯、陈旭、王举正等7位大臣的猛烈抨击,包拯甚至和仁宗面对面交锋,言辞激烈之时,唾沫星子溅了仁宗一脸,气得仁宗拂袖而去。

迫于众臣之势,宋仁宗不得不作出让步,同意外戚不得担任“两府”的建议。皇祐三年(1051年),给张尧佐去掉一些职务。以包拯为首的谏官们,在与外戚的斗争中,取得胜利。仁宗公开宣布“自今后妃之家,毋得两府任职”,对避免类似汉唐外戚专权、祸乱朝政的历史悲剧重演,起到一定作用。

图片

出演包拯的是演员陶昕然的老公,就是《甄嬛传》里饰演那个出身卑微,嫉妒甄嬛铸成大错,可悲又可怜的“安陵容”。2015年,陶昕然和相恋多年的男友何建泽结婚,现在已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了。陶昕然的老公何建泽和宋朝宋仁宗朝代十分有缘,他就是凭借《砚道》中的宋仁宗一角出道的。

图片

包大人咋“美白”了?

有意思的是,不少网友对着《清平乐》中白面长须的包拯发出了大大的疑惑:“包大人竟然美白成功了?”确实,剧中的包拯与许多人印象里面如黑炭,额带新月的形象相去甚远。其实,虽然包拯在如今家喻户晓,然而在《宋史》中对他的记录很少,也并没有特别对他的外貌进行描述。但从包公祠保留下来的塑像来看,包拯其实是一个清瘦的白面书生。

很多离不开后代的演绎。京戏中的《铡美案》非常有名,其中塑造的公正不阿、不畏强权的包公形象深入人心,得到了百姓的喜爱。对于包拯三把铡刀的说法,也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现实中的包拯没有离奇的身世,既不是黑脸怪胎。

包拯生于官宦世家,29岁那年,皇帝点了他的进士,同榜的还有文彦博。包拯被任命为建昌县知县。包拯推掉官位,在家专心侍奉二老,这一侍奉就是10年。其间,父母相继去世,包拯守孝在家。10年后,已人到中年的包拯才走出家门。

包拯的第一份差事是天长县的知县,在天长任职期满后,包拯升任端州知州。端州是产名贵砚台的地方,端砚最受士大夫珍爱,是时髦的雅器,也是每年要进贡给朝廷的土特产。包拯上任后,高调破除潜规则,规定“贡砚”之外,不得多征一块砚,违者重罚,并表态自己绝不贪求。此事在当地掀起轩然大波。3年知州期满后,包拯离任,果然“不持一砚归”。“清廉正直”四个字,从此伴随包拯一生。

图片

包大人其实不断案?

开封有个包青天,然而,从历史来看,包拯坐镇开封府总共一年多的时间,他的身边,既没有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也没有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而砍国舅脑袋、杀负心驸马、铡亲侄子包勉、打皇后銮驾等出神入化的故事情节,就更是没影儿的事了。

但包拯在开封府任上,铁面无私,秉公执法,维护京城的治安,赢得“青天”的美名。开封城里有条惠民河,屡疏不通,雨季涨水,淹了南半城。包拯一调查,发现是因为达官显贵们占用河道两岸,修建豪宅,在河道中堵水建公园,导致河道不通。包拯一声令下,全部清除,结果,“人患”一除,水患消解。这一举动,被京城百姓传为佳话。

其实,包拯的主要政绩不在英明断案,而是在一年之后,61岁的他被提拔为三司使,也就是之前张尧佐担任过的那个职位。包拯通过经济财政改革,为全国百姓做了件大好事——改“科率”为“和市”,免除部分地区的“折变”,切实减轻百姓负担。

两年后,拜枢密副使,又过了一年,也就是嘉祐七年(1062年),包拯病逝。京城百姓莫不哀伤,宋仁宗停朝一天表示哀悼,并亲自到包家悼唁。看到他家徒四壁,衣服器用饮食仍如当年没做官时,仁宗不禁感慨落泪。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楠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