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坚守了73年的“嘱托”,母子接力守护9名无名烈士墓
2020-04-01 16:45

3月31日中午,天阴沉沉的,在泗洪县朱湖镇臧桥村,72岁的臧庆年来到距家不远处的无名烈士墓进行清扫,这里有八座烈士墓,却安葬了9位烈士。在他之前,守护八座烈士墓的,一直是他的老母亲邱德平,时间长达半个多世纪。在臧庆年看来,这一切都源于73年前那一份“嘱托”,“母亲当时收下了一份收据,就觉得这是部队首长把这些烈士托付给了她。”

遭遇战后,9位烈士长眠于小村庄

虽然出生于1948年,但通过母亲的多次讲述,并且守了多年的烈士墓,经过查询走访,臧庆年对9位烈士牺牲安葬于此的经过比一般人都清楚得多。

图片

邱德平和丈夫在1948年的合影,怀中抱着的婴儿就是臧庆年。

那是1847年8月,也是就是在臧庆年出生前一年,国民党军队向苏北解放区大举进攻。江淮独立旅从洪泽湖地区奉命向宿迁方向撤退,不料在孙园镇和陈圩乡附近国民党107军孙良成部偶遇,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史称“车路口”战斗)。在这场战斗中,由于毫无准备,江淮独立旅伤亡较重,一些牺牲的战士被当场掩埋安葬,一些重伤员被转移至后方医院,即现在的朱湖镇臧桥村。

“就在我家东面不远处。当时我母亲是妇救会主任。地方政府征集了11口棺木,用于安葬牺牲的战士,后来用了3口,还剩下8口。”

最终,有9位战士医治无效牺牲,其中包括一位刚满15岁的小战士。由于战事紧急,部队连夜将这9名战士安葬,来不及核实烈士的姓名,就在夜间急行军走了。因当时只有8口棺木,就把那位15岁的烈士和另外一位烈士合葬在一起。“他还是个孩子,需要大人照顾他吧。”97岁的邱德平说。

图片

年近百岁的邱德平老人身体依然康健,只是听力有些不大好。

收下了收据,也就是接受了重托

邱德平出生于1923年,在“车路口”战斗中,因为是妇救会会长,她还参与了后勤工作。当时地方政府把征集的棺木托她保管,就放在她家门旁。邱德平之所以承担着保管棺木的危险工作,还与她的另外两个身份有关:她的丈夫当时也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一名秘密党员。

“当时没人知道(我是党员)!要是知道,我早就活不成了,早就被害了!”邱德平说,她是在1944年入的党,她的党员身份直到几年之后战争形势好转才公开。

虽然已是年近百岁的老人,邱德平老人说话依然清晰,条理清楚,只是听力有些不大好。“我母亲前一段时间摔了一下,做了手术,以前身体一直很好,自己走路都没问题。”臧庆年说。

“这些棺木都是让我看着的。当时吃过晚饭,天都黑透了,我带着孩子都睡了,孩子还小。”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邱德平起来,把棺木交给了部队上的人,“都抬走了,第二天早上,我找人问了问,我又跑去看看,从南向北排着,一共8座坟墓,南面第二座安葬了两个人。”

图片

 8座无名烈士墓从南向北排开。

邱德平回忆说,安葬好烈士后,部队首长把棺木收据交到了她的手中,便带着队伍继续赶路了。“她接下了收据,在心中就认为部长首长把这几个烈士托付给了她。”臧庆年说,母亲那年只有24岁,从此开始守护起这8座无名烈士墓。

“当时旁边有小队的麦场,俺经常会到场上去,那时庄上的小孩子都会到场上去,有的爬上坟墓去,向下面扒土,弄泥巴玩。”邱德平看到了,就会上前撵小孩子,然后用手把坟上的土平整好,“烈士到这儿了,这儿就是他们的家!弄海了,就漏风,时间长就都海了。”

新中国成立后,村里的干部不了解情况,误认为这是附近群众的坟地,想把这片墓地平掉,邱德平坚决不同意。1980年,农村实行土地分产到户,当时的无名烈士墓地旁边是小组集体打麦场,个别村民想多挤多占墓地周围土地,她又据理力争,向大家讲明道理,日夜看守保护墓地。

随着时间流逝,这些无名烈士在一些健在的老战士心中却依然清晰。2001年,有老战士来到臧桥村的无名烈士墓前祭扫,看着长眠在此的老战友,他们在雨中伫立了很久。“那天他们来的时候,天上下着雨,他们打着伞,就在那里站着,都哭了。”臧庆年对这一幕印象很深,他说,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这些无名烈士,母亲这么多年的守护是值得的。

母亲年迈,儿子成了“守墓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邱德平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在她行动方便的时候,就到烈士墓前打扫干净。清明时节,附近一些学校的老师会带着孩子前来祭扫。

渐渐地,随着年事已高,邱德平虽然想经常去看看无名烈士墓,但因行走不便,她想到了一直在村里工作的二儿子臧庆年,“我不能动了,就交给二儿子了。他会经常去,看看墓地有没有遭到破坏,在清明时就会扫扫弄弄。”

图片

臧庆年老人在无名烈士墓碑旁。

2005年,臧庆年不再担任村里的工作,他接过了母亲的担子,成了一名守墓人。臧庆年说,就像接班一样,“我当时对母亲说,你不能去,我替你去。”后来,邱德平偶尔想到无名烈士墓去看看,臧庆年都会搀扶着老母亲前往,满足老人的心愿。

为了更好地保护烈士墓,村民们曾经在1992年集资300元,用水泥把无名烈士墓修缮了一遍。但时间一长,水泥风化了。臧庆年又和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共同商议,采取不记名自愿捐款的方式,筹款购买了水泥、砖头、松树等,与村民一起将墓用砖头砌了起来,并在烈士墓四周栽上了松树,重新修整了烈士墓。

图片

镇政府为无名烈士墓立了碑。

2015年,镇政府出资,对无名烈士墓进行了修缮,并在墓地前立碑。今年清明节前夕,村里决定对无名烈士墓周边环境进行打造,手术后住在县城儿子家的邱德平老人知道后,当即找到儿子凑齐了一万元,回到老家捐了出去,并要儿子带她到墓地上看看,“清明节,不少学生都会来祭扫,下雨天路上会有薄泥,路修好了就不会陷薄泥了。”

如今,臧桥村的无名烈士墓地,已成为当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到清明时节,周边群众和学生都会有组织地自发来到墓地祭扫,缅怀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

其实,臧庆年在从母亲手中“接班”之后,他还有个心愿,就是帮这些无名烈士找到亲属。前几年,经过他的多方寻找,为其中的一位无名烈士找到了亲属,如今,这位烈士墓碑已在无名烈士墓前立了起来。“我也想着帮其余的八位烈士找到亲属。但时间太久了,想找,找不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高峰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