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红、张照会宋庄读者见面会谈《旁观》
2019-12-22 17:03

 图片

岳红、张照会在《旁观》交流会现场

“不管是哪一种文学艺术的创作过程,能够让人感受到温暖,就有一定的意义”。1221日下午,知名女作家岳红携力作《旁观》做客北京宋庄三暮书店举办读者见面会。此次活动的对话嘉宾是为《旁观》一书配画的女画家张照会,活动由网易艺术频道资深记者姜晓雯,原新华网文化频道副主编、资深媒体人李奕萱主持。书中有一部分文字恰好记录于岳红客居宋庄艺术区的生活体验期间,而与张照会的友情之外,相互对文字和绘画的浸入性解读才是这期间产生的“重要灵感”。

图片 

岳红《旁观》交流会现场

本次在北京宋庄艺术区三暮书店举办的交流会,也是岳红丛书各大城市巡回活动的压轴戏。今年开春以来,岳红新书受邀在北京、南京、合肥、常州、温州等地举办系列主题活动,受到了众多读者的热议。岳红的文字也不断被跨界的方式展示,选用自《那世的我》的诗歌原创歌曲、音频、视频即将面世。

据悉,活动之后,岳红将换一种方式,在网络上首开“岳读”。从2020年开始,“岳读”首先定期阅读张照会的绘画,同时岳红会与这本《旁观》的形式相结合,为张照会的作品配上文字。岳红希望通过“岳读”,在浮躁物欲和茫然颓丧之间的缝隙中,体现一种坚守,阅读诗书画,阅读人性的美与善。

人生体验经历丰富的岳红,一方面把创作指向了个体生命的社会生活苦难,揭开女性情感与生活的一块被隐蔽的“伤疤”;另一方面用文字塑造了自我救赎的通道,因此在她的作品中于细微处展示了人性的光芒。从某种程度上看,岳红的《旁观》一书给予了细微之物重新审视的方式,更重要的是赋予了个体生命意义“救赎”的角度,比如,《鹦鹉》(不学人话 就很难生存)、《竹子》(只有走一段总结一次 才能确保正直)、《猫》(前进的方向 永远由老鼠决定)、《蚊子》(吸血只是为了生存 却因此葬送了卿卿性命)、《月亮》(它一直默默绕着地球转 从来不想代表谁)、《冰》(一走进唐诗宋词 便晶莹玉洁  其实它的存在一直都昭示着:冷)等生活中经常接触却容易被忽略的物体,在岳红的笔下成为了拟人化之物,一反“约定俗成”,以“人同此心”,将读者带入了别有意味的生活认知背面,从而实现了既定世俗生活上的某种精神逃离与救赎。

图片 

岳红《旁观》交流会现场

“红豆:自从被王维发现/它就开始相思/只是至今不知/北方有谁?“这首《红豆》所搭建的一种跨越南北时空的文学置换方式,以及隐藏在这些短语上面油然而生的启发与幽默感,就是作家岳红《旁观》一书里创造出来别具一格的“岳氏语录体”。

当现场主持人问如何产生“金句”时,岳红认为,“这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本身是写诗的,我创作的每个句子、每个字,都是一定要精炼到我自己觉得不可能再精炼了;另外一个,因为自己是在过一种修行的生活,也是力求简单得不可能再简单了。我希望能够用最简洁、最精炼的字词表达,所以就形成了现在这样的文字。”

“真的用得‘独’,这个独的角度,很特别,是无人之境。”现场参与对话的女画家张照会认为,岳红的文字吸引人的地方是能独立使用语言,十分新颖,仿佛重新打开一个缺口,让大家能够产生互动和交流。

《旁观》的每一篇都极为简练,但是无不体现岳红充满丰富生命情感体验的写作观。“岳氏语录体”可视为岳红温度写作的另一个重要代表。《旁观》主要包裹着三个文学层次的生命温度:一是重新认知“社会世相”,给读者完全不同于日常生活另一面存在的发现;二是赋予每个事物平等观,把事物拟人化,赋予同理心,恰恰是对现在现实生活当中丢失人性,以及初心的对照与折射;三是用文学的方式展示了微小事物坚韧生命的另一面价值认知,给人深层次生命饱满体验的感动和鼓励。

图片 

岳红《旁观》交流会与张照会对话

面对当下网络文学更多占据流量和赚取眼球的社会现象,做为一位纯文学创作者的社会意义何在?岳红表示,“我始终觉得文学在当今的境遇中地位很重,对于创作者他能体会到一种人性的美好,如果不经意间某个人读到了,并感到这种美好,因而内心感到慰藉,就很好了。”岳红认为,对于文学创作,还是看当下的自己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如果你想要这样的生活,你又有条件去坚守,那就去坚守。但是似乎我们的现实条件不允许、不屑于这种坚守,因为现在我们社会越来越追求物欲,只过物质生活,其他的都不要想了,这个现状不想多说。

岳红的《旁观》是在旁观生活中的人、事、物,但不是冷眼,而是用热心去观察、去表达。张照会的绘画恰当地描绘了那样的悲悯和温度,虽然这是她油画创作多年的第一次为文字配画。

“其实这种旁观是充满爱的旁观,这是不一样的旁观”。对于“旁观”的看法,岳红是这样解读的,“现在这种现状下,对很多事情我们需要抱一种旁观的态度,就这本书的内容来讲,我希望能够传递一种温度,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应该有一种温情在。另外,我们可以用另一种角度思考或反思“约定俗成”。

而对于岳红在《旁观》中传递的温度,张照会认为找到温暖的方式在“缝隙”与人生的“转场”之间。她认为,岳红说的温度具体在现实中需要到各种生活方式缝隙里、不同的身份之间的转场处去寻找,“我们常常需要转场,然后我们去关注这种连接,温度就体现在这儿,而不是体现固态的身份。比如我是一个画家,你是一个作家,不是非要凸显这种身份,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所有转场里边,放在缝隙里面,缝隙里边的营养是非常丰富的。”

图片 

岳红《旁观》交流会现场读者签售

之前媒体报道认为,岳红的写作价值贡献在以另一种视角“撕开”了一段国人心灵成长的社会忧伤史,委婉地追问了今天我们生命何去何从的意义。《旁观》是岳红新丛书(包括长篇小说《不能说出来》、散文集《土豆的哲学》、散文集《今生重逢》、短语集《旁观》、诗集《那世的我》、短篇小说集《我吃的是草》)中的一本。如果说生命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作家岳红在生命历程中感悟真谛,二十年的沉寂成就了她对生命意义的顿悟。岳红这样说:这些文字是我一次心灵的旅行,旅程中我搭乘各种交通工具、经过各种道路,甚至有时是艰难跋涉披荆斩棘,就是试图为自己的心灵找到最后的归宿,事实上,最终我找到了!这是我最欣慰的事!

图片

岳红(右二)、张照会(左二)姜晓雯(右一)、李奕萱(左一)合影

岳红简历

江苏籍作家、诗人,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长期从事媒体工作,曾参与江苏省作家协会《扬子江》诗刊的创刊及编辑。现居北京,致力于影视剧创作。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蔡震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