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新闻】获50万征文大奖,湖南作协副主席回应:无违规处,该文在本人作品中不算太出色
2019-11-13 21:44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近日,湖南岳阳临湘市举行的“我与十三村的故事”征文比赛揭晓,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马笑泉的《十三村记》摘得特等奖,捧走50万元奖金,引发广泛争议。有网友对评选过程提出质疑,并指出文章中的语法、标点等硬伤。今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马笑泉,他表示,这件事情操作上没有不合规矩的地方。当下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观点,遗憾的是,许多人重在五分钟兴奋与热闹,并不关注文学本身。专家则表示,公众事件如何实现与大众理性沟通,还有待探讨。

千字文获奖50万

网友炸了

紫牛新闻记者登录官网了解到,该企业湖南省十三村食品有限公司的征文活动十分高调,到今年10月10日截止。其中,特等奖高达50万,相当吸睛,二等奖2名,奖金各5000元,获奖作品还在岳阳当地媒体上刊发。11日获奖消息传出,关注度没有出圈,但随着50万大奖与作协副主席相连,这样的标题新闻迅速在网络发酵,引发话题。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获奖者马笑泉,在当地是颇有名气的70后作家。他1978年生于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现居长沙,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其中篇小说《江湖传说》获2004年度《当代》文学拉力赛中篇小说原创专号冠军;散文《敲开魏源的门》获2005年度全国报纸副刊作品年赛一等奖;2006年以长篇小说《银行档案》和小说集《愤怒青年》获第21届湖南青年文学奖;散文《文学中的资水上游》获2011年度湖南新闻奖副刊类一等奖。

图片

马笑泉获得特等奖50万元整

值不值50万,这还是网络聚焦的主要话题。诺贝尔文学奖奖金高达近千万,没有人去争议,这个企业征文奖项引发争议,还在于网友对其评奖的公平公正性的质疑。有网友认为,“千字文章获奖50万,真是不可思议。每字258元费用,大部分人的日薪还没这个数。这样的比赛没有监督,内部操作很明显,小型比赛有这么巨额的奖励,都让人充满想象。”

还有网友对文章进行批改,除了结构上的问题,这篇文章的语法错误、用词不妥和标点符号不当至少有50处。但也有网友表示,写得不错,倒是质疑片段,有点酸过了。还有人表示,敢于公开,就是一种进步。

获奖者马笑泉:

五分钟的兴奋和热闹令人悲哀

在采访中,马笑泉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自己也乐意接触文学圈之外的人和事,对于非本单位举办的有奖征文活动,觉得没有必要去担心引发其他猜测。至于这篇文章的水准,“在这次征文中是高水准的,但置于我整个的散文创作中,并不见得如何出色。”

紫牛头条:您跟主办方之前认识吗?

马笑泉:不认识。

紫牛头条:为什么会参加这次征文?

马笑泉:当时主办方,也就是湖南十三村食品有限公司,出于提高征文质量的目的,邀请了一批作家前去采风,其中有好几位副主席或曾经的副主席。说句题外话,作协的副主席,很多是没有对应的行政级别的,走的是专业技术职称路线,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很乐意接触文学圈之外的人和事,这样能够防止与时代和生活产生隔膜。去了十三村后,无论是对这个民营企业立足于传统手艺又能自我革新的发展之道,还是对创始人李国武的人文情怀和那种本色、自然、不乏民间智慧的风格,都产生了认同感。有感于中,遂发之为文。

图片

征文获奖作家在十三村的留影

紫牛头条:之前担心过参加此类活动,会引发其他猜测吗?

马笑泉:我参加过各种各样的采风活动和征文活动,每次我都会全力把文章写好。只要不是由本单位举办的有奖征文活动,我不觉得有必要去担心引发其他猜测。

紫牛头条:评选的过程是怎样,您觉得有问题吗?

马笑泉:整个评选过程堪称严密公正。征文是送到北京请专家评选,评委名单在结果揭晓后才公布,评委们当时看到的文章都是匿名的。五位评委皆为文学界公认的专家:刘立云、李浩、霍俊明、蔡世平、彭明榜。

紫牛头条:对于网友指出的所谓文章的文字问题,您认可吗?

马笑泉:长期以来,文学史将白话散文和古文截然分开。而在我看来,它们是一脉相承的,都是运用华语在表达,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在形式和内容上产生了许多变化。庄子、荀子、韩非子、曹操、嵇康、陶潜、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轼、袁宏道、张岱、袁枚、姚鼐、龚自珍、魏源、曾国藩、梁启超、章太炎、鲁迅、丰子恺、沈从文、张承志、韩少功等等,都是中国文章这条脉络上的光辉一环。韩愈之所以能够“文起八代之衰”,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他敢于“生造”,创造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句法和词汇。梁启超打通文言和白话,成就了风靡一时、影响巨大的“新民体”。鲁迅号称中国现代白话文学的开山鼻祖,但他的文章中存在许多古文词汇和句法,还有大量佛经用语,与白话文熔铸在一起,形成了“极古极新”的独特面貌,堪称魅力深远。倒是“桐城派”,虽然取法严正,但因为过于拘泥所谓的文体纯粹,排斥一切注疏语、小说语、时文语、尺牍语,路越走越窄,最后难免没落,这就是胶柱鼓瑟、食古不化了。

我写文章时是根据表达需要,古文语也好,辞赋语也好,现代书面语也好,民间口语也好,或单独使用,或糅合运用,只要能熔铸成一个有机整体即可。同时我对任何题材都不排斥,并不认为伤春悲秋就是高雅,写一个民营企业就是庸俗。我所持的是大散文观,所写的是中国文章,而不是什么古文或狭隘意义上的纯散文。

顺便说一句,我认为《十三村记》在这次征文中是高水准的,但置于我整个的散文创作中,并不见得如何出色。《古田散章》《渐行渐远终同在》《敲开魏源的门》《文学中的资水上游》《都梁五处行踪》《家园》这些文章,才能代表我目前的散文创作水准。这些文章在网络上大抵能搜索得到,读者们若感兴趣,不妨找来读读。

紫牛头条:事件引发的争议,在您的预期内吗?

马笑泉: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他的观点,只要不涉及诽谤和人身攻击,都可以。《逍遥游》中有一句话: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这是我从少年时代起就追求的一种境界,到今天还是这种态度。

紫牛头条:虽然现在是一个文字变现的年代,但仍有不少敏感区?

马笑泉:一要合法,二要凭自己的真才实学,此外敏感不敏感,都属于认知差异。

紫牛头条:您觉得,大家讨论这件事情,背后反映的是什么问题?

马笑泉:演员和歌星出场十几分钟,就能挣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大家习以为常。作家写篇文章,拿到了奖金,有些人却大惊失色。这种心态肯定是不正常的。文章贬值并非今天才有,李白就曾哀叹过:万言不值一杯水。但相反的情况也存在,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就曾靠写文章挣了大钱,对此有人赞叹有人不屑。这是一种认知上的差异,也有心态的问题。让我感到悲哀的是,我从事文学创作二十余年,写出了《迷城》《愤怒青年》《打铁打铁》《放养年代》《银行档案》《巫地传说》《宝庆印记》等等具有独特风格的作品,大众知之甚少,一篇小文拿了个企业主办的征文奖,却引来围观。这说明很多人感兴趣的不是文学,而是五分钟的兴奋和热闹。很显然,全民阅读到目前为止,尚有待推进。

图片

作家马笑泉

主办方:

本地不请评委,

文章都是匿名送到北京评选

征文主办方、湖南省十三村食品公司创始人李国武则对紫牛新闻记者表示,刚开始的初衷是想宣传企业文化,从2008年开始征文,最初投稿的人比较少,但随着奖金一年比一年高,今年攀升到50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投稿达到2300篇之多。

“我们真心诚意要评好文章。”李国武透露,评选尽力做到公平公正。因为很多投稿人是本地作家,所以这次没有在长沙请评委。为了提高评委规格,请的是全国的作家,层层审核后,文章密封后匿名送到北京,让评委来评选。

据了解,评委名单上有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解放军文艺》原主编刘立云;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浩;曾担任鲁迅文学奖评委、《诗刊》社主编助理霍俊明;中华诗词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蔡世平;中国青年杂志编辑部主任、北京小众书坊创办人彭明榜。

当被问及这篇文章值得50万吗,李国武表示,“我只把控基本原则,以评委说了算。现在各种说法都有。”他也说,网友的说法不能完全不考虑,未来也许会请专家提升一下这篇文章。

对于网友质疑此举是否是炒作,李国武很无奈,“我怎么解释,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怎么可能是炒作,解释不清楚的,我只能不作声。”

业界观点:

并不违反作协规定,

公众事件如何操作更理性值得探讨

采访中,对于作家马笑泉,以及其中不少评委,不少采访对象都表示认识,不方便发表评论,婉拒采访。一位业内人士跟记者分享了自己的观点,网友在这件事情中抓住两个关键词,50万,以及作协副主席身份,这两个关键词在网上发酵后,引发多方猜测和评论。

但目前来看,这件事情本身并不是组织行为,与湖南作协并无关系。而且马笑泉本人参与此类比赛,并不违反作协相关规定。主办方说是匿名评选,没有什么妨碍公平公正的问题,而且从评委阵容来看,在业界也是颇为专业和强大的。

但评奖者和获奖方都没有想到的是,网络时代,各类评奖的透明度越来越高,公民的意识也越来越强。任何行为都有可能成为公众事件,每个主体都要增强公共意识和相应的责任。网友参与评判的能力也在增强。

其实,这个事情本身并不是一个文学行为,而是一个企业文化行为。企业文化建设还不能完全以文学的标准来衡量,理解存在偏差。我们可以看到,好处也在于,整个社会对于文化事件的关注。

而对于企业来说,在企业行为中引入文化力量,也是好事。马笑泉这样的70后职业作家,还有其他的一些业余作家参与此类活动的积极性,也体现了社会意识的自觉。文学不是自娱自乐,应该融入到行业文化建设中去。

我们不能盯着50万,一个字多少钱,值不值,这就因噎废食、本末倒置了。从这次的舆论反弹来看,说明文化建设要增强理性,双方要不断找到更为合理的合作方式。要探讨的是如何把公众事件做的合乎理性,如果行为合理,舆论才能更为宽容和理性。

十三村记

马笑泉

村在临湘市羊楼司镇107国道旁,北依长江,西瞰洞庭,与三国赤壁古战场相邻。名为村,貌为园。未入大门,已见碧藤覆墙,满目葱茏。无须问路,自有一种幽香引人入门。道旁遍植杜鹃、月季,绵延舒展,而成花廊。廊后传潺潺淙淙之声,若有人盘坐于草木间,膝上置琴,时想心事,时抚朱弦。踮脚注目,遂窥见一小溪,波光若银,往西北方向轻掠而去。水声染花香,如诉如慕,复有鸟语不时滴落,竟成天然和声。乃抬头见树,杨梅、桃李、枇杷、玉兰、香樟、胡柚,亭亭如盖,其绿四季不断,其果春夏相接。始知此种幽香,不独由花发,实有果香渗入。然细闻之,亦不惟果香,当另有异香掺进,似麝非麝,似沉香非沉香,于花香之清逸,果香之爽朗,别添一种沉着馥郁之味。究为何香,暂不能明,且放眼缓步,顺花廊与清溪前行。至西北角,见一方塘,明澈如镜,塘外有坪,方石铺地,亦如镜平,遂有豁然开朗之感。

立坪中,悠然举目,香固不绝如缕,鸟更往来如梭。目光为鸟所牵,东南方向,数排屋舍俨然,檐下累累,有物悬焉。趋近观之,乃木制鸟巢,顶若“人”字,上下两层,皆有小门。云雀、八哥、麻雀之属,从容出入。更有一种鸟儿,似鸽非鸽,羽有麻斑,乍然入目,竟如多年不见之故人,但觉眼熟,却忘其名。静心索之,此非幼时常见之斑鸠乎?余问主人,此系野生还是人工养殖?主人云,皆从大自然中来此安家落户。复又含笑云,吾爱鸟,遂为鸟类营此安居工程。余言,此等小木屋可称鸟巢中别墅,然入住率不知几许?主人笑指“别墅”门口曰,君不见门口皆有草,此为鸟叼衔铺巢时而落,以此证之,二百六十巢,巢巢皆满。余称善,见主人笑容欢快如儿童,而眼神纯净如小鸟,心异之。主人引客前行,两旁忽现照片展示墙,皆为笑脸,有含羞微笑之江南少女,有叉腰大笑之西域瓜农,数以百计。见客人皆惊异,主人虽欲谦抑,然嘴角已稍露得意之笑。自言从小爱笑,又爱见人笑,及长,酷爱摄影,工作之余,走遍大江南北,专拍笑脸,半生所积,已有数万张,此“笑脸墙”上所展示,千分之一也。言毕,笑容已从嘴角扩散至眉梢。众皆笑,一时头上杨梅,身边月季,无不粲然。异香满园,而笑语常盈,十三村,亦可称香乐园也。

然十三村以村为名,以园为貌,实则为厂也。所见屋舍,墙挂绿蔓,檐悬鸟巢,入其内,则玻璃墙中,皆为现代化工艺设备。来客隔透明玻璃而望,但见无菌灌装生产线自动运行,却不闻有声。余以为花香果香溢于外,另一种香气当自内出,至此却无声无臭,深诧之。主人已导客出。才出厂房,香复如故。随主人曲折前行,异香愈浓。至一洞口,躬身而入后,花香果香顿时全消,扑鼻而来者,皆是郁郁酱香。洞内阴凉,顶为拱形,道如长带,时见分岔,颇似曹孟德所营之地下运兵道。然洞内无兵,惟见酱坛沿两壁而垒,成千上万,宛如身着褐色铠甲之古代士兵,肃立无声。坛壁虽厚,封盖虽严,然经古法发酵之香,酝酿既久,体量又大,从岁月深处喷涌而出,无可遮掩。此香醇厚,虽浓烈却不醉人,宛如长者,春风满面,热情待客,举止雍容有度,涵养深厚自然,不使人有丝毫压迫局促之感。客皆不时驻足摩挲坛身,或闭目深吸,欲将此香纳入脏腑,永固体内。主人不多言,但徐徐而行,引客至洞中央方形石室内。眼前赫然现一巨坛,高逾常人,腰身宽阔,仿若古代大将,横立阵前。主人言,三国时吴国黄盖受命在此屯兵,常苦于食物易腐,致生疫病。后有土人献腌制之方、窖藏之法,不惟永绝此患,且士兵食之身强体健,乐居此地。黄盖大喜,脱口而出:千军易得,一酱难求。十三村遂以酱菜闻名天下,其法传承千年,未曾断绝。公司成立二十余年来,亦只于此一酱中下工夫,将现代科技融入古法,心不二用,务精探微。目前公司主营香菇酱,不欲一味争辣,但以鲜纯之料,醇香之味,行营养口味兼得之道。造此巨型酱坛,一为纪念先人,一为明示初心。主人言毕,客皆颔首。世间一物一技,能代代守护,历千年而不绝,已属难得。千年后又使之大放光芒,非有精诚之心、卓越之识、坚毅之行不可。此酱固难求,此人更难得。此人谓谁?湖南省十三村食品有限公司创始人,全国道德模范,主人李国武是也。

余自十三村归,携香菇酱一盒八瓶至家。中分原味、牛肉味和香辣味。牛肉与辣,余素喜之,以之拌饭,不必再添其他菜肴,只需佐以清汤一碗。但觉菇香清幽,竟能统御辣味,口舌生津,而于肠胃略无刺激。小女自小不食辣,佐以原味酱,饭量竟然翻倍。以之下面,亦再不嫌面多。此物入门不过半月,已食之将尽。香菇酱之魅力,大人小孩均不能抵挡矣。余思世间佳食,有令口齿生香而于身体无益者,有大益于身心而少滋味者,偏美已属珍物,兼善更为难得。香菇酱之造,乃循吾国中正平和之道,以求真向善之心,调和诸味,方至全美。一物之成,固有秘术,然亦有大道存焉,方能传诸久远。香菇酱,中正美善之食也;十三村,中正美善之地也。美善缘何?正心诚意以利天下也。

紫牛新闻记者|张楠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