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
紫牛新闻,在这里遇见不同。紫牛新闻是扬子晚报全力打造的全媒体平台发布的新闻品牌,追求独家、深度、原创、新意,致力于原创深度新闻报道,追踪社会热点事件,挖掘新闻背后的故事,以全面独特的视角展现新闻的多样性,让您在纷繁芜杂的海量信息中看见不一样的,有价值的新闻。
【紫牛新闻】肇事者在桥头被路人截停,坠河身亡,原因成谜
2019-02-26 20:34

雨雪交加,骑电动三轮车刮倒人,不知有无觉察,将人挂住行了百米后,伤者挣脱与车分离,三轮车依旧向前驶去。

3名目击者驾车追了上去。这桩普通事故按照常规的走向,应该是3人拦住了“肇事者”,报警,将其交到警方手里。好心人见义勇为,肇事者承担相应责任。

但不知为何,2018年12月7日下午4点多,在苏州昆山市昆嘉路与蓬溪路交叉口发生的这起事故,走向发生了一些意外。50多岁的肇事者张保生坠河身亡了。

张保生究竟是怎么掉入河里的呢?是跳河还是不慎坠河,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遗憾的是,没有有力的证据来说明这一点;更遗憾的是,在路边多段连续拍摄的视频中,唯独他如何落水的关键时段,出现了约2分半钟的监控“断片”。


三轮车刮住人拖行

被截住后不知为何坠河身亡

29岁的小玲是张保生的大女儿,他们一家来自安徽涡阳县牌坊镇,50多岁的父亲张保生到昆山收购废品20多年。十年前,张家5口人一起来到昆山。对于小玲及家人来说,痛苦的回忆要从2018年12月7日下午说起。

小玲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那天下午4点05分许,昆山市正值雨雪交加,父亲驾驶着一辆收购废品的电动三轮车回家,在行至昆嘉路与蓬溪路路口时,不慎刮到了另一辆三轮车的车主。

小玲说:“如果结合当时的天气状况,我相信我父亲在发生这起事故时,并没有意识到。”父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上面加有车罩,这对他的视线有一定的阻碍,又碰上了恶劣的天气,可能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刮到了人,甚至刮住对方在拖行都不知道,只顾前行,想早点回家。

在被刮倒之人挣脱后,从监控中可以看到,从旁边一家商铺跑出来两个人,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路旁又有一人操起一根白色的塑料棍随后上车,面包车随即追赶而去。

“从警方提供观看的视频监控来看,我父亲发生刮擦事故是在当天下午4点05分,驾车追赶的三人约在4分钟后追至昆嘉路与沿沪路交叉口的桥边(红庙桥),我父亲还没到达。约一分钟后,我父亲到了,这三人上前把我父亲从电动三轮车上拽下来。从视频中可以明显看到,这三人围着我父亲进行殴打,而且打了好几次,”小玲对紫牛新闻记者说。

小玲说,手机来电显示,父亲曾在4点12分给她弟弟小辉打电话求救。10多分钟后,弟弟赶到现场时,却发现父亲竟然已经漂浮在河面上,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追赶的有两个人还在现场,另一人不知去向。警方很快将要漂到岸边的父亲打捞上岸,此时父亲已经死亡。

图片

死者女儿在现场讲述情况


家人的质疑

2分多钟的监控哪里去了?

“事后,我父亲的遗体被送至当地的殡仪馆。从我们拍的父亲的遗照来看,他身上有多处殴打后的伤痕,我们完全可以怀疑,父亲的死亡是殴打所致。”小玲说,这其中疑点太多了。

小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主要的是她父亲落水的关键时间点,监控视频为什么突然没了?据其介绍,从当地公安机关提供的视频来看,时间从4点14分40秒突然跳到了4点17分19秒,中间有2分39秒的视频看不到,而父亲张保生正是在这个时间段内落水的。

视频中只看到张保生被围堵、殴打,因为突然“断片”,画面直接跳到现场有人在看张保生已在河中的场景。照此推理,张保生应该在这“断片”的2分39秒之内落水的。

而这个监控视频,能直接证明,张保生是主动跳河,还是被推下河,抑或是被打伤后扔下河的?“我们要的就是这个相,谁能给出完整的人视频?”小玲说。


目击者:被刮伤老太腿部骨折

事后被家人送往医院

近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昆山市事发的昆嘉路上,这条路位于昆山市经济开发区的边缘,相当于乡郊,道路宽畅,紧邻马路边的就是张保生溺亡的一条河,河水清澈,宽约30米,当地居民称深达4、5米。

图片

案发的河边

 

在马路边开着一个肉铺的张女士曾目击了其中部分场景,被刮倒并拖行了百余米的老太,正是她买肉的熟客。“我们认识,但没有深交。”张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那天下午,她正坐在肉铺前,一抬眼就看到一辆电动三轮车一侧挂着个老太,正好在她店铺门口掉了下来。“我过去扶老太进店铺来,当时她还能走,搬了一张椅子给她坐下。后来她打电话给儿子儿媳,由他们过来接走,腿部骨折了,送到附近医院治疗。”张女士说,老太离开时已不能走路了,说是刮住挣脱后,电动车轮子从她腿上压过去了。

张女士指着门前的马路说,从那边的加油站刮住老太后,一路拖行到她店铺门口。紫牛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一段距离有百余米远,人行道并不太宽阔,大概也就一辆电动三轮车能通行,再略多一点空隙。

“老太太大概60岁左右,江西人,住在离这里不远。她在一家工厂做保洁,有时捡的瓶子送到我们铺子旁边,下班后再带回家。”张女士说,自从这次事故后,她也没有再见过老太。


追赶肇事者的三人

不认识受伤老太太,是做好事追

路边多家店铺的老板向紫牛新闻记者证实,当天老太确实被挂着拖拽了百余米远。那么,当时追截张保生的三人是否认识老太呢?张女士说,应该是不认识的,那三个人是安徽的,跟老太不是一个地方的。“这三个人应该是做好事,看到老太被挂着拖行,还受了伤,便开着车追。”张女士说,后来听说肇事者在河里淹死了,具体情节就不清楚了。

有知情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当时追截的三人中,有一人跟路边一家收购废品的老板有亲戚关系,还有一人是从上海过来的。“听说当时其中两个人在这家店里玩,发现老太被挂在三轮车上后,就出来开面包车追截,另一个人也看到了,于是一起上了面包车。”这名知情人说。

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得知,当时追截张保生的三人,均为安徽省霍邱县人,其中两人还是同一个村庄的,应该是相互熟识。经过询问,紫牛新闻记者在马路边找到了同样开废品收购站的胡老板。

“我们来自一个地方,都是做废品生意的,要说有亲戚关系,那都有亲戚关系,年纪大一点的,或者长一点的,叫个哥啊叔的很正常。”胡老板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跟这追截的三个人没有亲戚关系。据其介绍,当天,一个同乡开车从上海来昆山买东西,另一个是跟着一起来玩的,第三个人他也不太清楚。“当时我在医院打单子,没有看到事故的前后经过,后来也没有问。蓬朗派出所的民警,包括刑警都来找我问过,我该说的都说了,不知道的不能瞎说。”胡老板称,从上海来的这个老乡后来回上海了,他曾打过好多次电话,但对方就是不接,再后来就不联系了。不过,当记者希望胡老板提供一下对方的电话时,他拒绝提供,并称号码已经删了。


警方:追赶者报的警

有一人曾试图下河救人

紫牛新闻记者来到昆山市公安局蓬朗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员请示了负责人后回复,他们不接受记者的采访,需要找昆山市公安局。随后,记者又赶到相距10多公里的昆山市公安局,该局宣传科一位负责人也在查看了记者的证件后,称要向领导汇报,在了解相关情况后再回复记者。不过,此后,记者多次联系该负责人,他称该案的相关资料此前已发布过。

 图片

记者来到昆山市公安局蓬朗派出所

 

紫牛新闻记者获得了一份家属跟办案民警交流的录音,并录音中获知,办案民警在接到报警后,刑警、交警都介入了调查,包括河边的桥栏,河岸边的草丛都进行了侦查。

据警方调查,先到派出所是开面包车的张某,后来两个人也来了。警方详细询问了当时所有细节,当时这三个人在旁边玩,听到呼救的声音,跑出来看到老太被挂车上,肇事的电动三轮车跑了,然后开面包车追赶,其中有一人手上拿了一根塑料管,打了张保生一下,还问了张保生撞了人为什么要跑呢,双方之间有一些争论。张保生说没撞,追上来的人说会把人拖死的。其中一个人还要打,被另一个人拉住了。张保生说能不能给个机会,然后说打一个电话。

“当时张保生有点绝望,说撞死人这可怎么办?”这位民警说,因为张保生的车辆堵住了人行道,又有一辆三轮车过来了,说要挪车。在三人挪车过程中,张保生就跳河了。当时的目击证人说,张保生跟这三人隔了一段距离,他们发现张保生跳下去后,站在桥上能看到张保生在向河对岸游了,游了20多米,离岸大概7米左右,有旁边的目击证人发现张保生快游不动了。这追赶的三人中还有一人下河试图去救,不过,可能是担心河水太深,下水后很快又上来了。这其中,三人中的张某还三次报警。

图片

张保生溺亡的河

 

“这三个人我们派出所也传唤过,讯问过,然后通过监控录像及旁证进行多方佐证。”录音中,这位民警称,当时有一人离开现场,是因为他曾下河救张保生,衣服湿了,当时天气还比较冷,回家换衣服了,事后也赶到了派出所。

一位参与处理该案的法医称,先后对死者张保生进行三次检查,背部和腰背部等处有尸斑,胸部未见有外伤,左额上有挫伤,还有一点擦伤。右手背侧有一点外伤。“身上多处DNA检测,都是他本人的,没有其他相关人员的。有三处相对较轻的外伤,但溺水的可能性大。”该法医说。

对于这其中有2分多钟的监控空白,一位民警解释,该处的监控设备类似于电脑重启,如果家属有疑问,可以找更专业的机构对录像进行分析

至此,紫牛新闻记者采访发现,张保生到底是自己跳河的,还是被推下河的,抑或是失足坠下河的,仍旧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任何一种说法。

“我弟弟在事发的一个月后要结婚,父亲没有理由跳河,何况他还给我弟弟打过电话。”小玲告诉紫牛新闻记者。

张保生肇事逃逸,在得知撞伤了人后,是否是因害怕而跳河?如今看来,没有事发现场的监控视频,永远是个谜了。


设备公司:监控空白是因

设备设置对象是车辆

紫牛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事发的昆嘉路上,有关监控设置的提供方是浙江大华,记者联系上负责江苏地区业务的杨经理,就监控视频出现空白近3分钟一事进行咨询。杨经理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的设备在该路段按照公安的清单要求,只设置为对违规车辆进行抓拍,不能实时长时间进行录像,只有城区道路才有视频监控录像的需求。

“主要是该路段没有这个需求,当该路段没有车辆经过时,设备也就不会录像。”杨经理说,出现空白的原因,就是因为之前和之后有可能是有车辆通过,(设备就自动)识别抓拍、录像,而且会对录像跟抓拍图进行识别分析,开车人员是否违规。“没有车辆通过,也就不录像了,因为抓拍的设置为移动物体,这个移动物体设置的就是车辆,不是动物或者其它。因为前端没有拍下来,这段空白任何技术手段都无法恢复。”杨经理说。

紫牛新闻记者|梅建明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记者拍摄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